第3282章 东岳令

灵弘子的金钱剑要比张禹金钱剑细长,归于36枚铜钱组成。他挺剑冲向朱酒真,朱酒真见他过来,立时吼怒一声,“来得好!今日就会会你们天师府的人!”“知道本道是天师府的,你都敢如此放肆,十二星相,今日本道就要替天行道!”灵弘子可谓是勃然大怒,若是不干掉对方,那简直是天师府的奇耻大辱。两个人立刻会面,朱酒真手中的锡杖先是斜肩带背的朝灵弘子砸了曩昔。灵弘子乃是天师府高手,他天然不会去接朱酒真这一会儿,而是立刻脚踏斗步,绕到一边,欺身向前,再用金钱剑攻向朱酒真。朱酒真看起来身高臂长,但一点也不粗笨,非常的灵敏,手中的锡杖发挥起来,更是能远能近。相较于张禹,灵弘子手头的功夫可是凶猛多了。究竟张禹的天师太极拳是从小丫头那里学的,这才学会多久,说句真实话,还没有做到融会贯通呢。灵弘子浸淫太极拳多年,太极剑法更是与拳法相辅相成,融会贯通,这点可不是张禹所能比的。两个人这一上来,也不必神通,一口气打了二十多招,也没分出输赢。不过,朱酒真显然是占了武器上的廉价,加上自身便是练家子,会的神通不多,简直悉数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了。灵弘子则不相同,除了手头的功夫之外,仍是修炼各种神通,学的多了,功夫上面不免也要分神。灵弘子好像也没抱着用功夫制胜的想法,他一边和朱酒真哆嗦,一块八卦镜已然悄悄的落入他的左掌掌心。他的左掌猛地一翻,八卦镜上忽然射出一黑一白两道光辉。由于间隔太近,朱酒真想要逃避,底子不能。朱酒真眼瞧着光辉射到,匆促大喝一声,“喝!”霎时间,一股酒臭味猛地涌出,一黑一白两道光辉旋即消失不见。朱酒真借着涌出来的酒臭味,手中的锡杖恰似暴风骤雨般,打向灵弘子。灵弘子显然是没有想到,朱酒真可以垂手可得的化解八卦镜的进犯。朱酒真猛地扑来,立时让他落了背工,有些目不暇接。二人又打了十来个回合,灵弘子已然是颓势显着,只要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,被朱酒真的锡杖逼得步步撤退,左右躲闪。此时朱酒真又是一锡杖扫来,灵弘子见势不妙,身子向后急窜,手中金钱剑猛地化作36枚铜钱,猛地朝朱酒真射去。朱酒真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手,他不躲不闪,只管摇动手中的锡杖。那锡杖被他舞的密不透风,铜钱不住地砸在锡杖之上,“当当当当”又是四散飞射,迸的处处都是。灵弘子在打出金钱剑之时,右掌之上已然结出五色符文,就手又是一掌朝朱酒真打去。“轰!”朱酒真关于五雷掌的进犯,现已习以为常,他在打飞铜钱之后,右手锡杖朝右侧一指,左手一拳,直接迎向五色掌印。“砰”地一声,五色掌印被他一拳打的破坏,朱酒真脚步不断,跟着就朝灵弘子扑去,他嘴里大叫起来,“杂毛老道,你还有什么本事,就尽管使出来吧!”“莫要欺人太甚!”灵弘子见朱酒真如此放肆,忽然从怀中掏出来一块土黄色令牌。灵弘子只管咬破舌尖,向令牌之上喷出一口血箭,这令牌瞬间变大,变得能有一米二高,七八十米宽。灵弘子左手捉住右手手腕,右手只伸出二指,嘴里跟着叫道:“东岳降神,万钧威风;泰山压顶,所向无敌!急急如律令!”只一瞬,这土黄色令牌之上居然泛出金光,猛地朝朱酒真砸去。朱酒真一看到这令牌,就知道是天师府的凶猛法器,他这次不敢硬接,急速朝周围一闪身,躲过令牌。他本来计划躲开之后,持续进犯灵弘子,却没有想到,这令牌在半空中兜了个圈,从后边由上到下的砸了曩昔,并且速度极快。“看我的!”朱酒真见这东西无法逃避,情急之下,从怀中掏出一个钵盂,就手朝令牌打去。这钵盂一出手,也是跟着变大,但也仅仅变成一个小水缸巨细。钵盂之上带着黑光,顷刻间便砸中令牌。“哐”地一声巨响,撞到令牌上的钵盂居然直接破坏,迸的处处都是。朱酒真看到这个,立马就有点懵了,他真实想不到,这令牌能如此的凶猛,可以一会儿就将自己的钵盂给撞碎。假如说,仅仅给震飞也就算了,可是给震碎,肯定体现出令牌的威力。不过值得幸亏的是,令牌之上的金光显着昏暗了不少。灵弘子见令牌撞碎钵盂,不由有些激动地说道:“此乃我天师府的东岳令,可借泰山之威,有万钧之势!已然你盛气凌人,那就不要怪本道斩妖除魔,替天行道了!”他说这话的时分,左手仍旧掐着右手手腕,右手二指指着令牌。可是,假如此时有人仔细观察灵弘子的话,就会发现道长的脸色有些不对。灵弘子现在面如金纸,显得非常的疲乏。令牌这种法器,在道家归于非常凶猛的法器,要不然在暗盘之上,价值也不可能那么高。不过许多令牌关于使用者的耗费特别的大,除非是决议高手,不然强行驾御令牌的话,身体很简单吃不住。灵弘子的东岳令就归于这种耗费很大的令牌,究竟这是借泰山之威,哪有借东西不支付的。并且想要驾御泰山之力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。“呼!”东岳令带着金光,又是急速地朝朱酒真砸来。朱酒真情知躲不过,也就不躲了,他立时爆喝一声,“我跟你拼了!”嘴上这么说,他双臂举起锡杖,猛地朝东岳令迎了曩昔。一时间,他身上的衣服居然是猎猎作响,更是散发出无量的酒味和臭味。“当!”东岳令硬生生的砸到锡杖之上,朱酒真的双臂一颤,双手虎口之中,立时迸出鲜血。饶是如此,这家伙也是够生猛的,双手依然没有松开锡杖,双臂尽管渐渐曲折,却咬着牙,持续撑住这东岳令的威压。